<td id="bukly"></td>

  1. <legend id="bukly"><rp id="bukly"></rp></legend>
  2. <optgroup id="bukly"><xmp id="bukly"><optgroup id="bukly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bukly"><xmp id="bukly">

    新聞網logo

    新聞網

    一周熱點

    更多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耕讀交院

    兩個瘋子的夜談

    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柏迎珍 閱讀:694 發布:2019-12-22

    我想抓住風呢!

    “巧了,我血液里住著風?!?/span>

    那你晚上會不會摟著月亮睡覺?

    “太陽在左手心,月亮在右手心,而那些女孩就像我凌亂的頭發?!?/span>

    扎堆在你腦海里?

    “不是,是被風甩在腦后。如果風水輪流轉,你怕不怕你女兒在十八歲也遇到我這樣的男孩子?”

    怕,挺怕的,畢竟女孩子扎堆跟風跑。

    “黃昏的太陽總是美麗?!?/span>

    對,也僅是黃昏。

    “青龍照虎山人?!?/span>

    哈雷彗星本星。

    “我的血液里住著風,什么都會走?!?/span>

    我是個假面的詩人,什么都不挽留。

    “我前不久失去了愛人,無情的是我,怪不得別的誰?!?/span>

    這個年紀不確定因素太多了。

     

    (眼淚無聲地落下來)

    你眼淚燙嗎?要不把這些東西都摁在火爐燒燼?聽它扭曲地嘶吼,充滿委屈和悲憤,想鉆破鐵制的囚寵。其實情緒就是惡魔貪婪的舌齒。

    “不燙,就好像心里鉆了冷風似的?!?/span>

    流經心臟了嗎?

    “淌著欲望,在大街上行走,良知泯抵眼睛?!?/span>

     

    “你好,我叫余燼?!?/span>

    南風北漸。

    “寶云溪有僧舍,盛冬若客至則燃薪火,暖香一炷,滿室如春,人歸更取余燼?!?/span>

    如果我十七歲,我會很欣喜遇見你。但是我二十歲。筆下只有生活。

    “好巧,我也快二十歲,看不見未來?!?/span>

    哎,大家都茍活著。

    “我的夢想,感覺好像都死在廢墟里,再怎么努力也開不了花?!?/span>

    因為總是在掙扎,支零破碎的現實和無休無止的白日夢,自私貪婪地侵蝕著父母。一絲光亮便裝著衣冠楚楚,看著多光明。而夜剝開的皮,里面是腐爛的靈魂。

    “其實信仰早不虔誠,在一堆快樂前,無法落腳。熱情耗盡之后只剩下傲骨,明天、看的見、看不見。一條徹頭徹尾沒有方向的路上,也許裝傻是個好的選擇?!?/span>

    沒有被死亡支配的話,就會多些笑吧。

    “死亡倒也不過是一秒中的絕望,你卻是我百年中的失望?!?/span>

    失與絕,你經歷過多少?

    “經歷,就好像,太多的藤曼掛在胸口,沉重的不只空氣中的塵土,還有鉛汞般的血液。而這些,我身體中都有?!?/span>

    熱情過濾血液殺死藤蔓,塵土被暴風雨自然洗滌。這才是藤蔓塵土鉛汞般的血液該有的歸宿。

    負重不是你存在的意義。

    “熱情就是野狗,尖銳的犬齒折射著貪婪的唾液?!?/span>

    但這是無可奈何的本性,不要抗拒。

    “暴風雨總是用自己的袍袖,左右著迷茫的孩提,用自己那龐大的軀殼,遮住他們看到家的眼睛?!?/span>

    樹上長的樹葉,你認為它的歸屬是大地?

    “它的歸屬是命運的安排”

    看不清方向前進就可以了,反正看命運。你知道笨鳥不飛,卻在想什么嗎?

    “?”

    生娃。

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自已沒本事,想讓下一代好好努力,飛一把。

    “現在不都是這樣嗎?”

    就是如此。

    “世間常態,我們都是這樣活著的?!?/span>

    作者:柏迎珍

    責編:梁世柱

    審核:劉霞


    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